中新網蘭州10月8日電 (馮志軍 戴文昌)美國蓋蒂保護研究所資深項目專家內維爾·阿根紐8日接受中新網記者採訪時稱,全球各地都普遍存在著古遺址保護難題,但每個地方面臨的保護困境都有其“特色”,目前國際上尚無一個統一的保護標準。
  他舉例說,比如說水下古遺址和沙漠古遺址的保護對策就不同,多雨地區和乾旱地區保護方式也不同。因此,全球各地對古遺址的保護並無現成的“技巧”可借鑒,而是一個逐漸探索的過程。
  8日,“敦煌論壇:2014絲綢之路古遺址保護國際學術研討會”在敦煌莫高窟舉行。來自美國、意大利、日本、埃及、臺灣等1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百餘名專家學者圍繞全球古城遺址保護面臨的保護困境進行了探討。
  當日,陝西省文物保護研究院副院長馬濤用一份詳細的調研報告闡述了中國古遺址保護的困境。他稱,通過對中國南北方近10處典型遺址博物館條件下古遺址的保存調查發現,保護建築下的古遺址,出現了越來越明顯的風化問題,而且其病害的特征、產生的原因又與戶外古遺址的情況不太一樣。
  據陝西省文物保護研究院不完全統計,中國目前已經有遺址博物館近100餘座,分佈在全國幾乎所有的省、自治區和直轄市,而且這些年來發展比較快。
  “遺址博物館需要進行有針對性的保護技術和方法研究。”馬濤對目前保護現狀深表憂慮,不少遺址博物館針對遺址和文物本體的問題,進行過主動保護處理,但是幾乎沒有開展預防性保護工作,缺少對環境、遺址文物本體的監測,沒有針對文物保存環境因素的調控,少數只有針對游客的環境調控。
  無獨有偶,意大利卡利亞里大學建築師瑪達萊娜·阿申莎眼裡的非洲綠洲古建築保護亦陷困境。她說,就西北非洲所有的綠洲而言,當地重要遺址現今面臨大氣污染、管理不當、疏忽和無人管理等種種因素的嚴重威脅,消逝的可能性愈來愈大。
  “事實上,這種狀況在撒哈拉北部是十分常見,從摩洛哥到利比亞,這一區域有著共同的建築特征,也具有同樣的不幸命運。”瑪達萊娜·阿申莎強調,這些聚落都是過去古代居民生活的象徵和物證,但現在卻處於嚴重的破敗狀況,人口現在正急劇減少,如此發展恐怕很難恢復到原先的樣子。
  英國考陶爾德藝術學院教授莎倫·凱瑟認為投入不足是全球古遺址保護堪憂的重要原因。她指出,絕大部分保護問題的研究主要針對的是藏品,尤其是博物館中的藏品。而在大多數國家,分配給藏品的資源遠遠超過那些在原址的文化遺產,這種在資源方面的失衡導致了保護研究的失衡。
  莎倫·凱瑟坦言,擁有較少資源的原址保護面臨著更大的問題。我們在知識、經驗、技術、資金、時間以及持續性方面的資源都是匱乏的,所有這些匱乏都會影響我們“保護”文化遺產的能力,所以應該合理有效地分配這些資源,最大限度地利用好這些資源。(完)  (原標題:全球古城遺址現狀堪憂 保護之路任重道遠)
創作者介紹

andy kwok

wl84wlbkp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